小品 插桑枝

(点击量:732)

?? ??

(小 ?品)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编剧: ??刘怀恪

??????????????????????改编: ??

?

人物:金仕万 ? ?农民 ????????????????????(简称金)

?????? ? ? ?农民 ????????????????????(简称妻)

??????郑主任 ? ?征地拆迁办主任 ??????????(简称郑)

?????? ? ? ?征地拆迁办干部 ??????????(简称李)

?

金:娃儿他妈,娃儿他妈。

妻:吼啥,吼啥,我都忙得娃儿打倒背了,你又在经风活扯的干啥。

金:我打听好了,征地拆迁办昨晚上和村干部核对帐目忙了一整夜,今天是星期六,他们一定要回家陪婆娘娃儿,我们抓紧把桑技插完。

妻:政府把我们的一草一木都照价赔了,为啥要干这种事嘛。

金:你怕钱多把你包包烧住了。你算一算,一根桑树幼苗赔十块钱,多上十根是多少钱。

妻:一百块。

金:多上一百根呢?

妻:一千块。

金:要是多上两三百根呢?

妻:那就是两三千多块。

金:这样的便都不占吗?

妻:怪不得人家叫你金刚钻。

金:那就快动手插舍。

妻:政策上规定的是赔桑树,我们插的是桑枝,明摆是搞假,查出来了会有麻烦。

金:桑枝也是桑树上长的呀,我们把桑枝插牢实,再给把办事的人一点甜头,不会出问题的。

妻:修巴恩快速通道是给我们办好事,政府把应该赔的损失都赔了,我们这么搞,总觉得是做亏心事。

金:修路我支持呀,该拆该搬我又不反对,不过是想从中发点小财吗。

妻:不会整出事情嘛。

金:一不偷、二不抢、三不反对共产党,会出啥事??烊?。

妻:好嘛。(下?。?

金:一定要插牢实哟。

金:一根十块,十根一百块,百根一千块,一千根就是···

郑:(上?。┙鹗送?

金:(一惊)是一万

郑:啥子一万,又在打啥子小算盘。

金:嘿嘿,是郑主任,你今天跑来做啥?

郑:你的意思我今天不该来。

金:不不不,我说你们征地拆迁办的人没日没夜的在我们村忙了这么久,今天是星期六,也该回家耍两天嘛。

郑:说心里话,是想休息一下了,但我们对征地拆迁工作还有一些不放心。

金:哎,恩阳的干部真是忘记节假日,淡化星期天。有啥不放心的呢,大家对修高速路都是很支持的嘛,只要你们叫我今天搬,第一定不会拖到明天。

郑: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。新区成立后,人人都要发扬知情义、懂感恩、要阳光的精神,为建设四新恩阳出力流汗。

金:郑主任,你说的我虽然不完全懂,但是我相信,只要路修通了,我们生产出的农副产品才会卖出好价钱。

郑:你们这个村的征地拆迁赔偿,明天就张榜公示了,我来再核实一下你家的数字。

金:你领导硬是想得周到。

郑:拆迁工作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,为了做到公开、公平、公正,我们的工作还是做细一些的好。

金:硬是好主任、好领导。

郑:老金,这是你们家登记的情况,你看看有没有错。

金:灯头、灯泡、开关、案板、碗柜,呃,主任有一样记落了。

郑:哪样。

金:喂狗的那个狗槽记落了。

郑:这狗槽不用登记。

金:那是我爷爷手上留下来的,有些年成了,可以当收藏品,应该值些钱嘛。

郑:老金,拆迁赔偿的相关政策,组织大家学习了多次了,只是对不可移动的建筑物,和附属设施,青苗等作价赔偿,这狗槽是可以搬走的呀。

金:就像是吃饭的碗筷可以搬走就不赔偿。

郑:是这样,再往下看。

金:桔子树、李子树、桃子树、梨子树、桑树、不对、不对。

郑:哪里不对。

金:弄错了,弄错了。

郑:哪里又弄错了。

金:桑树弄错了。

郑:桑树弄错了,没有呀,桑树三十根。

金:怎么才三十根,三百根也不止嘛。

郑:三百根,上次登记的时候……。

金:上次我们还没有插。

郑:没有查?

金:哦,没有查清楚。

郑:放心,我们一定查清楚。

金:主任,你看,我那些田坎上,坡坡坪坪上栽得密密麻麻的,这么多桑树,随便也是几百根嘛。

郑:的确不少,但是上次和这次怎么会差这么多。

金:我的好主任呀,上次你们丈量房子,清点那些灯头、灯泡、开关呀、灶台、碗柜、洗衣台呀,事情多,一定是忙很了,把桑树的数字登记错了。

郑:那也大不了一尺的帽子呀。

金:弄个说起来是我弄虚作假咯,我金仕万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嘛。

郑:别急,别急,我一定把问题搞清楚,不会让你受半点损失。

金:我就知道你是好人。

郑:也不让国家受半点损失,

金:那是,那是。

郑:我看看还有没有登记落了的。(看屋外田?。?

金:随便看,随便看。

(趁郑不注意,将两百元钱塞进老郑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口袋里)

郑:(回头发觉)老金。

金:郑主任,你走得热热的,脱了衣服容易感冒,快把衣服穿上。

郑:谢谢。

金:包包里有。

郑:什么(发现钱)你这是干啥。

金:一点小意思,买几包孬烟。

郑:不要这样做,赶快收回去。

(小李上?。?

李:郑主任,郑主任。

郑:小李,齐大叔家的数字核实准了吗?

李:齐大叔这人真是,电话上急刷刷的催我马上来,我以为出了好大的一个错。

金:郑主任,我说你们忙会出些错嘛。

郑:有错就改嘛,齐大叔家什么搞错了。

李:他家的桑树是38根,记成83根了。

郑、金:是记多了。

李:齐大叔已经在亲戚家找好了住房,明天就搬家了。

郑:老金,你看齐大叔多懂道理,给拆迁户做出了榜样。

金:那是,那是。假积极。

郑:小李呀,老金家里的桑树上次登记得不准,你和他再去数。

李:好。

金:郑主任,这个哟。

郑:我晓得,快去(金、李欲下),喂,老金,我口渴了。叫嫂子回来烧点开水。

金:要得,要得,娃儿他妈,快回来烧开水。

郑:小李,一定要核对清楚,莫让老金吃亏。

李:知道,老金,我们走。

(妻上?。?

妻:哦,郑主任,你咋个今天来嘛。

郑:看来我今天来得不是时候?

妻:是时候,是时候,我去烧开水。

郑:大嫂,我不渴,叫你回来是想和你摆谈一下。

妻:郑主任要摆谈啥?

郑:大嫂,修高速路征用了你们的土地,还拆迁了你们的住房,你有意见吗?

妻:有啥意见呢?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郑:要是我们在征地拆迁工作上,有做得不好的地方,你也可以提出来。

妻:做得好,做得好,你们拆迁办把政策都交给了我们,该办养老保险的办保险,该调承包地的调承包地,该赔偿的赔偿,一草一木都没有让老百姓吃亏。

郑:是呀,修高速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我们就应该把好事办好,即不损害老百姓的利益,也不损害政府的利益,你说是不是。

妻:是是是。

郑:个别人在赔偿上想贪占便宜,你说好不好?

妻:好、好、好,哦,不好不好。

郑:大嫂,你们家的桑树上次登记的是三十根,怎么一下多出了这么多。

妻:是··这个,这个,我也不晓得。

郑:大嫂,这两百块钱你收下。

妻:不不不,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。

郑:这不是我的钱,这是你们家的钱。

妻:我们家的钱,怎么越听越糊涂呢。

郑:这是老金糊涂呀,他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,太看低我们国土局的人了,当面说他几句吧,又伤了他的面子,你就替他收下。

妻:这,这,这。

郑:你放心,该赔偿你们的,一分都不会少,不该赔偿的,一分也不会多给。

妻:那是,那是。

郑:这些年国家出台了这么多的惠农政策,你们是真正得到了实惠,在对待国家利益和家庭利益这个问题上,一点不要犯糊涂。

妻:郑主任,是我们打了小算盘,那些桑树是……

(内场金大叫“哎哟”)

郑、妻:出事了。

(内?。盒±詈?,郑主任)

(冲下,郑急背金上?。?

金:哎哟,哎约!

妻:怎么了,怎么了。

郑:发生了什么事。

李:刚才老金在数桑树的时候,不小心滑了一下,他顺手抓住一根桑树,但是桑树翻了头,还是滚到坡下面了。

郑:桑树会翻头?

李:你看嘛。

郑:这桑树怎么没根子呢,我看一定是有人搞破坏,小李,快跟派出所打电话。

金:打不得,打不得,那些桑树是……

妻:是我们贪心,才插的桑树桠技骗赔偿。

郑:老金,你真会搞笑呢,只有插柳树,你发明出了插桑树。

妻:羞死你屋先人咯。 ??????????

李:老金,这就是你做的不对,不义之财不可取。

金:是我不对,是我不对。

妻:你钱迷心窍,想出这么个狗屎主意,还想拖郑主任犯错误,拿去。

金:羞人,羞人。

妻:郑主任,修高速路是给我们修致富路,我们做出这种事,太亏心了。

郑:老金呀,大嫂说得好哇,修高速路就是给我们自己修致富路,给自己办事怎么还想到占便宜呢。

金:是我不对,我钱迷心窍,我自私自利,我欺骗政府, 我没脸见人,我,我,我去……

郑三人:你去干啥。

金:我去拨桑枝。

郑:好,我们一起帮你拨,这不仅是拨掉那些插的桑枝,还是帮你铲除贪图便宜的私心。

金:对,就是该把我的心拨了。

妻:那你真成了没心没肺了。

(四人笑

金:哎哟。

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20115